一个健康传媒人的露卡素有机生活

对健康管理五花八门各色观点、各种知识见越来越多,你该选择哪一种呢?让我们来看看这位记者朋友的选择以及选择以后的效果。


   作为一名从事健康传媒工作多年的记者,我和其他人一样,对健康管理五花八门各色观点、各种知识见得多了,往往比普通读者更难完全信奉哪一种。几年下来,感觉许多知识或大同小异,或琐碎繁杂,不是大唱四季歌便是相互间矛盾重重,大致印象不深,直至于2005年在中华医学会第二届健康产业论坛上接触到由西木博士带来的“营养革命:维生素到露卡素”,觉得这一理论让人耳目一新。准确地讲,在那次论坛上由于其他事情,我并没有听到西木博士的这个演讲,仅从资料看到这个演讲的幻灯片提纲,但它还是吸引了我的眼球。从开始关注到接受再到身体力行一年多来,我感到确实获益匪浅:不仅多年的肠炎没有再犯、咽喉炎大为好转不再担心说话多了声音嘶哑,而且我已有一年多没有吃过一粒药片,对于感冒发烧嗓子疼这类小病,采用营养支持这一自然疗法,效果竟比用药还灵!一年多来,我收获了健康,收获了精力,在年初工作异常繁忙、平均每天只有5小时睡眠的日子里,依然精力充沛,竟不知当时流感正在盛行,身体之好让年龄比我小好多的下属们都自叹弗如。我相信这是营养支持的结果。确实,好身体是吃出来的!而最令我欣慰的是,医生出身、异常固执的老妈妈如今也开始受到我影响!

   发自内心地说,此前还没有哪一种理论像“露卡素”营养理论这样令我信服。从前接触过不少关于营养的知识或理念,它们只是告诉我吃什么或不吃什么;而从西木博士那里,我不仅知道他主张吃什么和不吃什么,更知道了为什么吃和为什么不吃。在我看来,“露卡素”营养理论论证严谨彻底,论据充足有力,从头到尾没有疑点和盲点。

  “露卡素”理论的核心是“无糖低碳、补充营养,有机生食”。因为碳——碳水化合物,其营养有限,特别是如今无处不在的精制碳水化合物(精制的白米、白面,包括由白米白面加工制成的各种食品),其营养甚至是贫乏的,这早已是公论。——学过初中化学的人都应该能理解,碳水化合物在体内分解后终究是糖;糖刺激体内胰岛素分泌,除了一部分转化为能量外,余者便转化为脂肪,肥胖、三高及代谢综合征也由此而产生。与此相比,各种鱼类、肉类、蛋类、脂类(天然)食品,不仅营养全面丰富,而且血糖指数为零,不会刺激胰岛素分泌和血糖波动;各类蔬菜水果不仅含有大量营养素,更是很好的抗氧化剂,可以清除体内代谢过程中产生的有害的自由基。按照“露卡素”绿灯食品安排饮食,自然能吃得营养,吃出健康和精力,同时远离疾病。猪吃粮食,猪最胖;羊吃草(碳水化合物和纤维素)、狼吃羊,羊肥狼瘦。道理就这么简单。

    西木博士经常举例,使用刀叉吃饭的西方人在冬天男子可以穿T恤短裤、女孩子可以穿裙子,西方女子生孩子后从来不坐月子,我们却做不到。为什么?看看他们以肉食为主的传统饮食习惯就不难得出结论。看到这里,一定会有人用所谓的人种说来反驳。那么,所谓人种的差异是如何形成的?基因。而基因的差异又是如何形成的?按照唯物主义的观点,任何结果都必有其物质基础,基因的差异大概也不能例外吧!不同民族饮食的差异,10年20年看不出什么结果,可是一百年两百年甚至数百年呢?从量变到质变,等到差异一旦形成,人们往往已不能跳出圈外看问题——看不到这个漫长的演变过程,于是,找个便捷省事的理由——基因。饮食的差异始终存在,仍在潜移默化中起着作用,而人们却对“基因原因”深信不移。因—果—因—果,互为转化,最终成了一笔糊涂账,也就没人稿得清哪个是因,哪个是果了。——长期的肉食和(偏)生食使西方人普遍胸腺发达而胰腺很小,而饮食以粮食和熟食为主的我们却相反。胸腺是什么?胸腺是制造免疫T细胞的“兵工厂”!SARS流行那年,不是有很多人注射胸腺五肽吗?传统的饮食习惯,这大概才是西方人身体强壮的物质根源和基础。

 “露卡素”理论正是这样说服我的。但是,从接受理论到亲身实践还需有一个过程。

   首先,我开始有意识地多吃肉食——鱼类、蛋类和肉类食品。这并不难,因为我原本也非素食者;同时多吃蔬和水果。西木博士说,水果一天最好吃9次。9次是很难做到的,但4-5次还是可行的,最少也可保证3次:早餐时吃一次、午餐后吃一次、晚餐前吃一次、晚饭后吃一次、睡觉前两到三个小时吃一次。如果在家里休息,上午和下午再加两次也不是难事。但每次的量都不会很多,否则消化不了。同时,我尝试着“戒掉”牛奶、精制的白面包和饼干。喝牛奶本已成为我多年的习惯,每天不论起得多晚,第一餐都必定少不得牛奶,否则这一天都过不好。开始的时候当然也会犯馋,便偶尔喝一点,但慢慢地,牛奶真的彻底走出我的生活,连想都不想了;想吃面包的时候,也尽量吃全麦面包。——不要说有些食物是你的最爱,放弃对美味的享受得不偿失。其实,很多感性的东西也会受理性的影响,如果你已经知道了某样食品不健康,那么久而久之,你终究会远离它。——在某种程度上,喜欢,首先是因为你认为它是好的。

   吃什么是一个方面,但更为重要的方面是怎么吃。按照西木博士的主张,除了粮食以及薯类之外,所有的露卡素绿灯食品都最好生吃。因为烹调过程中加热和加盐会导致代谢障碍。食物加热的过程中,蛋白被歪曲、维生素被分解、矿物质被“无机化”后导吸收率下降、抗氧化剂损失,加热至20度时食物中的胶体被破坏,至60度时所有的酶包括所有的消化酶被破坏,至70度时大部分菌类被破坏,与此同时,烹调过程可产生自由基、致癌物、合成化合物等毒素,而烹调加盐后会使身体里钠和钾的比例失调。长寿民族都喜欢生吃或轻微烹调。

   吃日式料理中的生鱼片——像三文鱼、鲷鱼、金枪鱼什么的自然不在话下,但吃生牛肉、生羊肉却有些难。从前在美国一家烤牛肉店里,别人都吃七成熟的牛肉,自己就非得要求服务生烤至八成以上熟才肯吃。——记得第一次吃生牛肉是在无意间完成的。那是在由韩国人组织的旨在推介韩国文化的一次韩国宫廷料理晚宴中,吃过之后才反应过来刚才吃下去的是生牛肉。回味一下,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不好,入口很软很鲜,并没有什么怪味。我想,这也许和进餐的环境有关。就像在日式料理中,大家都吃生鱼片,于是你也会自然而然地觉得三文鱼就该吃生的!韩国料理中的生牛肉也同样:大家都这么吃、在韩国就这么吃,然后你也跟着这么吃,也就不觉得有何不妥了。就这样,我慢慢学会了吃生牛肉、生羊肉和生鸡蛋。

   在生牛肉馅里加点柠檬汁、酿造酱油、亚麻子油或橄榄油等,或加入一根香蕉、一个生鸡蛋,搅拌均匀后非常好吃;也可以用生菜叶子卷了吃。吃涮羊肉的时候,将羊肉片蘸着佐料直接入口比在锅里煮后味道更加鲜美,一点都没有人们所担心的膳味;而生鸡蛋吃起来也不像人们想像的那么腥。——鸡蛋生吃其实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如今在永和豆浆王里就有鲜豆浆加生鸡蛋这款食品。一年来,我的早餐基本上就是由生核桃仁(现吃现敲)、生鸡蛋、豆浆(燕麦片)、生牛肉、生鱼片以及蔬菜和水果组成,当然每一餐并非包括上述所有食品,通常是刚起床先喝一杯水,过一会先吃一点儿生核桃仁、然后在豆浆(而且是用买的豆粉冲制)或是麦片粥中加个生鸡蛋,有时吃一点全麦面包,之后再吃半根黄瓜、半个苹果、一根香蕉或其他什么水果,最后再吃一片多种维生素矿物质营养素片如善存。在时间充裕的情况下,也会拌生牛肉馅或是做生鱼片。


   后来,在这一基础上,我的生活得到进一步改善——开始使用部分有机食品和日用品:在有机超市订购有机苹果,其香气袭人使我想起了童年吃的苹果滋味;鸡蛋也更换为绿色双A品种;还将原先的过滤水换为更为洁净的蒸馏水。此外,我还有幸使用有机牙膏、有机洗发水……如果说“露卡素”理论首先改变了我的饮食结构的话,那么有机化则使我选用食品的营养素更多、毒素更少。

   不过,我的日常生活远没有上述描述的那么理想。“露卡素”饮食也就是在早餐中能够充分体现,有机食品和用品在我的生活中所占的比例也很小,有时仅是偶然为之(不用有机牙膏时,用清水刷牙;不用有机香波洗头时,用清水洗头)。但即使这样,我的健康状况已是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首先是慢性肠炎的改观。我患此病至今已近10年,并于1998年和2001年接受过两次大肠息肉切除手术,深谙其苦。肠炎发作的时候,腹部绞痛、直冒虚汗、全身无力,并伴随便秘。虽然在接受第二次手术后,随着生活环境的变化情况好了许多,但隔三岔五仍会发作,黄连素成了我常用药,严重的时候一次能吃五六片。我是在2006年四五月份开始“变革”早餐的。记得在这年年末的一天,西木博士电话中突然问我最近肠炎有没有再犯,我这才发现腹部已有近大半年没有绞痛了!

   我患咽喉炎也有10年了,严重的时候,每晚睡觉枕边离不了纸巾,每天一早醒来,地上必定丢满了纸币,因为每隔一段时间就得吐一次痰,即便在睡觉中。为了治咽喉炎,从螺旋霉素到先锋霉素,从西药到中药到偏方到保健药品,几乎吃了个遍;从内服药到外用局部喷雾剂、从雾化吸入到激光等治疗也都尝试过了,但咽炎依旧,且有越来越重之势。从前朋友们都说我说话、唱歌的声音好听,但因为咽炎,后来连多说话都成了问题,话一说多必定声嘶力竭,每次卡拉OK时也只剩下听别人唱歌的份了。记得2006年5月下旬的一天,当时由于咽喉肿痛,我正吃着当时威力较大的阿奇霉素。西木博士劝我把药停了,将每天服用营养素片的剂量加大,由原先一天1片加至3片,另外每天再加服深海鱼油。开始我将信将疑,没想到这样服用两天后咽喉竟真的消了肿!由于饮食的改变,身体状况的改善,如今,我不仅咽喉炎发作的次数已大为减少,而且声音又渐渐明亮起来,不仅不再害怕多说话,而且还可以尽情放歌了!即使偶尔由于工作忙碌而至咽喉肿痛,也再没有用过一片抗菌素,每次都“如法炮制”,竟每每奏效!

   我曾公开发表一篇名为《重感冒后》的文章,写的正是我2005年七八月间用营养支持疗法治好重感冒的一次真实经历。这篇文章后来被多方转载,很多朋友看后也纷纷效仿。医生出身的母亲对此却根本不屑一顾。2006年国庆长假结束、正准备返京的时候,我突然感冒发烧,病情来势汹汹。做医生的母亲忙给我找来感冒药;做护士的姐姐闻讯后声称要赶来给我输液。我咬着牙一一拒绝了,仍采用老办法:一天吃三次多种维生素矿物质营养素片,外加大剂量的维生素C(一日三次,一次500毫克),而饮食中补充营养的办法仍是吃生鸡蛋。早晨第一次服“药”,到中午的时候体温仍在持续升高。当时我很怕给家人添麻烦,打算如果下午还没有退烧便开始用药。但中午第二次服用这些可爱的营养素后,到下午时高烧已退去,人也变得清爽精神起来,到第二天已可以踏上归程!这次经历让母亲和姐姐大为惊讶,觉得简直匪夷所思!今年前些时候年近八旬的母亲感冒发烧,我竟大胆提议让她也试试我的办法。——母亲年老体弱,每次感冒后恢复总是很慢,如果这个办法无效而让她感冒加重,那可不是闹着玩的!由于有了上次在家中她“眼见为实”的经历,母亲还真的试了试,没想到前一天晚上发烧,到第二天一早就退烧了!这回,母亲亲口对我说:“没想到,用营养素片也能治病!以后感冒后我也不吃药了!”

   如今,注意饮食营养成了我维护健康的第一要务。和许多我的同行一样,过去我也总是借工作的名义而忽略饮食,忙碌的时候便随便对付,好像废寝忘食也算是一种美德,但现在我不再这么认为。就说工作,身体不好首先就影响工作效率,生病后工作更是只能停滞了。再放眼看看中国知识分子的健康危机:上海社科院曾经公布的“知识分子健康调查”显示,在知识分子最集中的北京,知识分子的平均寿命只有53岁;中国记协书记处书记肖东升曾披露的一份对上海市10家新闻单位的抽样调查结果显示:自1995年以来上海新闻记者患病而死的28人,平均年龄为45.7岁,因过劳致病而住院的平均年龄只有44.2岁。若是连生命都没有了,哪里还谈得上工作!仅是就工作而言,废寝忘食也并不值得称道。

   不过,也许会有人说,你的例子仅是个案,不能说明问题。不错,我做健康报道多年,自然知道什么叫“统计学意义”。但这并不要紧,因为西木博士基于“露卡素”理论所倡导的通过提高自身免疫力来战胜疾病的理念,无论如何是说得通的,也是具有普遍意义的。当然也并不等于说对所有的病都主张不用药。与此同时,我也不是在推销某种药品或是保健品,而是与读者分享一种新的健康理念和我的亲身体验。尝试一下不会带来任何损失,若是能从中受益,不也皆大欢喜吗!

毕竟,健康是每个人生命的基石,而为读者带来健康更是一个健康传媒人的本分和责任。今天我非常高兴看到西木博士和金玮教授的第二本书《营养革命:露卡素有机生活》,相信它一定会给你带来全新的健康理念,也希望它带给你和家人健康。

美丽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