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露卡素

孤独的健康保卫战

本报记者 胡钰 北京报道

“如果今天是我生命的最后一天,那些原本今天要做的事我还想去做吗?”对于乔布斯的这句感言,那些工作狂们也许只有直面灾难性病痛的时候才会真正有内心的呼应。不久前,李开复[微博]的癌症再次引发人们对于高端人群健康的热议。与国外发展迅速的健康产业和全民运动的氛围不同,中国富人的健康管理,几乎是一个空白。更令人担忧的是,像对于企业家这样的群体,疾病的爆发往往是心理问题躯体化的结果;社会给予他们压力和使命的同时,却无人问津他们的心理健康问题。

空白的富人健康地带

李开复公布病情后,创新工场联合创始人、新闻发言人王肇辉在微博上这样描述自己的这位伙伴,“有一个网瘾老年,一个活在互联网世界的宅男。从起床到休息,手边不离电脑、手机和Pad。除去吃喝拉撒睡和工作,剩余所有时间活在网页、邮件和社交网络里。足不出户,没有运动锻炼。情绪没有起伏,没有发泄渠道。表面上波澜不惊或许更多是把压力平复在心底。”

这似乎是许多成功人士工作与生活状态的一个侧面。

“单就身体而言,成功人士的健康问题往往首先来自于身体的负荷和压力。”营养学专家西木博士对《华夏时报》表示,他们往往操劳有余,睡眠不足,频繁出差旅行,倒时差,坐飞机,住酒店,在外就餐,无数应酬……身体长期处于不规律运转。

李开复并非个案。据国内第一家从事私人健康旅行服务的机构优翔提供的数据,截至去年,国内8年内有72位富翁死亡,曾一度在19个月内有19位高管离世,且超过5成早逝的社会精英病故于健康恶化。

然而,对于这些隐藏着的危机,社会和成功人士自己,往往很少意识到。早在几年前,《华尔街日报》就指出,年龄在35-50岁、年收入30万元以上、有车、有房、常有奢侈品消费行为的中国高端人群,几乎没有健康消费的经历。

可以说,与中国富人乐此不疲地玩转着各种社会资源极不相称的是,他们自己的健康管理,几乎是一个空白。

当然,富人们对于疾病并非不害怕,但他们的被动防御却总是陷入尴尬。西木博士表示,因为预防意识不够健全,一些富人有时会陷入“过度医疗”的误区。

记者了解到,由于健康管理、健康保险等社会体系的缺位或不完善,大多数的中国富人是在健康的道路上孤军奋战,多少带有些盲目性。

相比之下,国外的富豪们要警醒许多。比如,许多世界名流都已将“预先医学”纳入到生活方式中。每隔一段时间,他们便会从人们视线中消失,避世以求得身与心的平衡;再回来时,往往容光焕发。

那么,他们到底去了哪里?也许是去美丽的瑞士做羊胎胚素抗衰老的整体治疗,南非前总统曼德拉走出监狱后就是在瑞士治愈了许多慢性疾病,并高龄重返政治舞台;也许是在日本的森林中做泡汤康复,日本的许多温泉酒店的常客就是日本皇室、政要和演艺明星,而这种温泉疗法、森林疗法在治疗关节病方面颇有历史,是古时贵族的最爱。

可以说,国外富豪的健康赌注有大半都押在了医院之外。当然,国外从小培养运动习惯的传统也让富人们受益匪浅。比尔·盖茨就是个运动高手,不仅四轮旱冰和跳舞很拿手,还在姐姐的教授下成了一名出色的网球手。这些运动养成,对于喜欢数十个小时一动不动地待在电脑前面编写代码的盖茨来讲,重要性不言而喻。

“偏执狂”们的心理出路

对于富人来说,“身”的健康问题往往起源于“心”。心的健康,是个更易被忽视的角落。

“据我的了解,以金领、中小企业主、企业家为主的富人阶层中,亚心理健康的人约占到30%-40%。”资深国家心理咨询师吴昌品对《华夏时报》表示,更令人担忧的是,似乎没有人去关注这个群体的心理,只有他们在偶尔停下脚步时才会关心一下自己。社会更多的是给予他们压力和使命,而压力又没有合适的方法和途径得以释放。“许多人起初都是因心理问题会变得抑郁、紧张、常爱责怪下属;后来心理问题逐步躯体化,有了记忆下降、头晕、胸闷、重复动作、饮食受到影响等,疾病最终找上门来。”

以企业家为代表的成功人士们为何会是心理健康的高危人群?

“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这是英特尔[微博]公司创始人安迪·格鲁夫的名言。其实,在许多成功人士的身上,都会发现一些特殊的心理特质,比如偏执、躁狂、强迫,因为强烈的危机感总是伴随着他们。

史蒂夫·乔布斯的完美主义令人“害怕”。比如,他无法忍受污垢。1984年,当乔布斯建造第一座工厂时,就常常手脚并用趴在地上,找每一点脏东西。在他看来,“假如我们没有让地板干干净净的纪律,我们就不会有让所有机器保持运转的纪律。”

“大多数人是信奉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因此,这些有着强烈危机感的人在精神上往往是孤独的。” 吴昌品说,其实,许多人走向成功的动机恰恰是为了克服自己的不安全感。

有人做过这样的评价,天才们的自卑感与生俱来,他们对自己的作品似乎从来没有满意过,甚至觉得自己很失败。也正是由于这样的自卑感,使他们的作品水平不断提高,到了一般人不能达到的水平。任正非那篇著名的《华为的冬天》就是如此。“十年来我天天思考的都是失败,对成功视而不见,也没有什么荣誉感、自豪感,而是危机感,失败这一天是一定会到来的,大家要准备迎接,这是我从不动摇的看法,这是历史规律。”

现实困境也在滋扰着富人们的身心健康。吴昌品说,中国是一个讲究关系的社会,许多企业家对于社会关系有着过分依赖,但“人际关系”不是你期待就能达到的,往往是最脆弱的,因此,当你花巨大的时间和精力成本去经营关系时,失落感的可能系数也随之上升。

在线客服
热线电话
18911866999